顾雨柔

文笔瘠薄,还控制不住ooc

【冰秋】中秋了是时候见家长了

是现代的冰秋

祝各位中秋节快乐!




“我出门了。”沈清秋道。

洛冰河在他身后轻轻的唔了声,问:“老师今晚还回来吗?”

“吃过饭就回来。”沈清秋转头看了看洛冰河,见他双目沉沉的望着自己,有些于心不忍,又补充:“我尽量早点回来,好不好?”

洛冰河提起唇角笑了一笑,却是神色平常,道:“难得中秋,老师不在家和家人多待会?”

沈清秋知他脾性,平时是没事就撒个娇的调调,若真不开心却喜欢憋着,偏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笑得和真的一样。

毕竟既是同性恋,又是师生关系,洛冰河也知道他们的关系不被社会接纳,只好忍着心思把他们的感情放在阴影里。

沈清秋想去揉一把他的头发,却发现双手尽是一袋袋礼品盒,连提起来都嫌麻烦,不由心中叹气。

洛冰河见状忙接过一些,道:“不如我送老师吧?”

“可算了,”沈清秋哭笑不得道,“开个两小时把我送过去,又两个小时回来?要是堵车时间更长,怎么叫你白跑一趟,不嫌累。”

洛冰河只执拗地提着礼品盒,不肯放也不说话。

沈清秋无奈,终于空暇出一只手去摸洛冰河的脑袋。顺了几把压住他的后脑勺,凑上去亲了一口,“拗不过你,走吧。”

洛冰河想抱沈清秋,也被满手的袋子所限制,只好低下头在沈清秋颊边厮磨几下。



洛冰河开车,沈清秋坐在副座,后面是堆着的大包小包。

路上有点堵,车水马龙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对话题兴致始终不高。车子磨过一盏又一盏路灯,暖黄的灯光从车窗落到沈清秋的腿上,周而复始的挪移着。

沈清秋看得晃眼,一时有些困意,语速越来越慢,声音也渐渐含糊不清,最后只剩下呼吸声做回应。

“老师?”洛冰河试探的喊,没有回声。

他趁红灯腾了只手调高空调,左右环视一圈,脱下外套罩在沈清秋身上,外套遮挡的瞬间凑近,在沈清秋微颤的眼皮上落下一个吻。

洛冰河又盯着沈清秋的侧脸看了好久,眸底泄露出一些疲惫。


沈清秋靠着车窗,沉入光怪陆离的梦境。

闪烁的车灯和路灯透过眼皮变幻成满天的烟火,高楼化作山峰,喇叭声入耳是嘈杂人声。他在人群中看见满脸惶急的洛冰河,像牵孩子一样上前牵起他的手。

“想去任何地方,为师都陪你。”他当着各派修士的面说,声音没有压低丝毫。众人不约而同的装聋作哑,谈笑的更加大声。

他无所顾忌的拉着洛冰河大步流星的跑下长长的山梯,听见洛冰河在他身后轻轻的喊他师尊。

梦里的洛冰河苦尽甘来,眼中一片星河熠熠,与他掌心相合,十指相扣。

身后一轮明月亘古不变,沈清秋忽然意识到中秋,缺了洛冰河就不是团圆。

他和洛冰河,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。


“老师,到了。”

洛冰河拍拍沈清秋的肩膀,见沈清秋睁开倦眼混混沌沌的看着他,似乎是睡糊涂了的样子,又解释了一遍:“老师,醒醒,到了。”

沈清秋迷迷糊糊看着眼前的洛冰河,忽然解了安全带,张开双臂一把抱了上去。

洛冰河一下有些手足无措,不知该不该拥抱过去,只小心扶着沈清秋的肩问:“老师,被看到…?”

“无所谓。”沈清秋松开洛冰河,双眼直视着他,一字一顿郑重道:

“一起上楼,我带你去见爸妈。”

洛冰河僵在当场,眼睛却仿佛坠落一道星子,将眼底的星光尽数划亮,半晌才颤着呼吸搂紧沈清秋,把头埋在他颈边落了泪。

也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,此生便是团圆了。

【冰秋】寄情丝 民国

沈先生:

(前面的字用笔划了一大行,不知道写的是亲爱的,敬爱的,还是别的什么)

先生,如今东北情势复杂,怕是不能轻易回来了。学生想了许久,才发觉诸多念想都存在心里没对先生说过,只此时才敢在一纸书信中吐露一二。

从何说起呢?我记得先生从前是留长发的,很好看。

可不久便开始在知识青年间盛起剪发的热潮,我当时担心了许久,怕先生剪了长发换了青衫,也开始学洋人那般开始穿西装了。

说来羞人,先生讲课时,我是常常盯着先生发梢走神儿的。当时想若先生剪了,我就再不能看先生一遍遍把垂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,开小差了。

所以还特地叫宁学姐去打探过消息,听说先生爱惜长发,高兴了好久。

结果不出几日,先生就把头发剪了。我四处问了好久才从尚先生那里得知,是先生同窗海外归来教唆了先生。说实在,我真不觉那柳清歌剪了短发有何能看之处。为此还记恨他很长一段时间。

不是说先生剪短发不好看,先生怎样都好看的。

东方装束也好,西方装束也好,我都喜欢。特别是眼镜架边那条会晃的那条链子,成了我开小差的新源头。只是回想起来,还是总怀念青衫长发的先生,捧一卷书念着。好像外头的风雨飘摇世事动荡全都隔绝,只剩下学堂里一片清净。

是我此生最幸福安宁的日子。

最后,听说先生把剪下的青丝留存下来了,可否予我一缕圆了妄念。若是不能,便寄我几片学堂窗外的竹叶,可好?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洛冰河

——————

书信从北方到南方,又从南方回到北方,辗转了多人之手,回信一月有余才到洛冰河手上。

信封已经有些脏污了,好在并无破损。洛冰河拿着它仿佛第一次持枪一样,难得的手足无措。他小心翼翼的划开,信封里落出一束被捆扎好的发。

系发的发带很眼熟,是沈清秋曾给他系过的那条。





是民国设定,但写的不是很明白

其实是教书先生沈,和军阀冰

时间大概在北伐左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好梦留人(下)感谢道具香炉捆仙索

第一次开车宛如难产般挤了三个月,最后由于间隔时间有点长,前后文连起来有点怪怪的,别细究了,是我变了。

感谢 @啊呜一口吃掉你帮忙一起改文

感谢  @悲惨世界 催文

前文链接是这么搞的吗,不是很懂http://guyurou.lofter.com/post/1f0b01ca_ee8fc365

【冰秋】小把戏

江南的画舫传来飘渺歌声,唱的正是闺中女子对镜梳妆,帖花黄,配绢花,温婉可人待情郎的词儿。

那声音袅袅,传入沈清秋耳中,他回头一看,洛冰河正撑着船,傍晚的斜阳映在他脸上笼了层暖光,减了几分魔尊的凌厉。

虽与温婉可人是不搭边,好看却不容置喙。

沈清秋想了想,花黄好像就相当于古代版纹身贴,样式与天魔印也差不了多少,再给洛冰河佩朵花儿,和美娇娘,也就差了个娘字。

他被自己的荒唐想法雷到,却又忍不住脑补那画面,越雷越想,不由有些手痒。

于是勾勾手指,一朵莲花花茎断开,花朵落到水面打了个转儿向两人漂来。沈清秋挽起那朵莲花,回头看了眼洛冰河,对方正直直的看过来,眼睛像是泛着光的深潭,也不知道有没有看透沈清秋的意图。

沈清秋原本想往洛冰河头边戳花的手顿住了,讪讪的将花又抛回水中。

洛冰河弯腰把沈清秋沾了水的手指仔仔细细擦干净,亲了亲他的指尖。

那朵莲花一晃一晃的飘在水面上,正巧是洛冰河倒影鬓边的位置。

的确是好看极了的。

【冰秋】土味情话

“君子如玉,人淡如竹。竹的确是与师尊极像的。”

“像什么,竹子空心,为师有你。”

“师尊!”

“嗯。”

“师尊!”

“傻笑什么,把你乐的。”

【段】难兄难弟

杨一玄上清静峰修门时,看见明矾呆呆的坐在坍圮的山门边,唉声叹气。

他走近,听见明矾说:“我真傻,真的。”

杨一玄:“???”

明矾一声长叹,道:“自从有了洛冰河这小畜生,我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师尊的宠爱了。”

说罢,一点也不梨花带雨的嘤嘤嘤了起来。

杨一玄默默离他远了点。他想了想,说:“兄弟别难过了,我比你还惨。”

“有洛冰河在,我师尊连打我都不打了。”



——
明矾:“那还是你比较惨。”

本来是想画唐哥穿画裳的,后来看了一下自己的狗爬字…算了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

唐哥装B是真的帅!!!

【冰秋】段子 你怕不是个蚊子精吧

“婴婴,婴婴,婴婴师妹!”

“唉呀别叫啦!”宁婴婴跺脚娇嗔“明矾师兄你别是个蚊子精吧!”

沈清秋不经意间把弟子的吵闹听进耳中,仔细一思量,摸摸后颈还未消下去的痕迹,噗嗤一笑。

要说蚊子精,他这儿也有一只,不仅嘤嘤嘤,还咬人。

也只有语文功底十分扎实的清静峰弟子才能做出如此贴切的比喻了。

【冰秋】剪刘海

沈清秋摇着扇子笑眯眯看洛冰河舞剑,只见青年行动间黑发翩飞,帅的可以,使他心中自豪之心油然而生。

看看这是我家男主!我养的!

沈清秋心一飘,脸上神情差点没控制住,一声笑入洛冰河耳中,叫不禁他收了剑势往师尊那儿望 。

这一收手,洛冰河的黑发重新回落下来,额发俨然已盖过眉毛直逼眼睛。若不是长相实在过硬,偏生演绎出了别样气质,估计换张差点的脸就成了修界新一代杀马特了。

沈清秋看不下去,招招手唤洛冰河过来,捻起他的头发问“冰河,你这刘海多久没剪了?”

洛冰河被撩开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,耳根微红,道“大约…五六个月?”

沈清秋道:“我帮你修一下吧。顶着一头乱发,出去怎么说是我清静峰的弟子。”

洛冰河乖巧.jpg,点点头。


沈清秋现在很后悔。

原来不是人人都有一双能剪刘海的巧手的。

他停手,端详了一下洛冰河那宛如狗啃似的刘海,觉得这发型比原来的遮眼杀马特还有碍观瞻,倒不如一刀齐算了。

于是上手又是一通修裁。斜了,补一刀,缺了,再来一刀。越剪越多,越修越短。

直到修剪齐平,剩下的刘海只能厚实的遮住半个额头,宛如脑袋上扣了半只瓜。

还不如之前那个狗啃的。

沈清秋心道一声糟,早知道就弄个小夹子给他别起来算了,剪什么刘海。丢了清静峰门面是小事,等男主黑化后想起这破事,一不小心小命都给丢了。

沈清秋,表面稳如老狗,内心慌的一匹。

求生欲使他再一次拿起剪刀。


“阿洛阿洛,你这发型真别致!”宁婴婴围着洛冰河直打转,“什么时候我也去弄一个!看上去又清凉又可爱!”

洛冰河答:“这是师尊给我剪的,叫什么…空气刘海。”

“师尊剪的,自然好看的。”



———

林妹妹同款刘海

为在修仙界引起新时尚潮流的人民艺术家沈老师点赞